卢子野

© 卢子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       新年的开始,没有什么新气象。陷入失眠和起不来的恶循环中,对工作、生活以及爱好都提不上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今早醒来,想起花儿的《静止》,单曲循环了半天,又把他们06年前的专辑翻来覆去的听了起来。忍不住在网易云音乐,为他们曾经的歌单独建了个歌单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青春的颜色是绿色的,充满生机的颜色。现今,听到音乐还会让我会想起这种颜色的乐队,大概是花儿吧,并会用音乐带出这种颜色的回忆。        13、14岁时正是叛逆的年龄,对音乐和电影,通通想表达出自己的不同,非主流。那时刚买的MP3里放着的歌,就是自己的一种标签。

       国内的就听朴树、花儿乐队还有木马乐队的歌,外国的听coldplay以及后来的damien Rice。

       而电影爱看岩井俊二的作品,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和《花与爱丽丝》,看出关于青春期的残酷和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在自己在网络上,从空间到后来的豆瓣,想用这些标签像别人证明多特立独行、品味超越同龄人的文艺标签。

      《起飞》里写到“人们说你的未来充满希望,我担心永远也打不开这翅膀”。不出意料,我们都活成了自己讨厌的人,我的平庸,你的迎合大众。

       等挣够了钱,重新认真写歌吧。今天认真听了下来,最感触的是《静止》和《泡沫》,他十五岁写的歌,我二十五岁了才听懂。

    “空虚敲打着一致,仿佛这时间已静止,我很怀疑人们的生活,有所掩饰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《静止》

      “记忆随风散落,幻想美好的时刻,没有完美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映出灿烂的颜色,可却没有找到我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被淹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泡沫》

       真想穿越到1999年15岁的大张伟和他的花儿乐队的演出,踩着鼓点跳跃,有人pogo,有人跳海,欢笑声和音乐融为一体。


评论
热度(2)